@天生弱虫uga-勇者绅士
SY:http://www.mtslash.net/?179784
TFS:http://www.cybertronsaga.com/bbs/personal.php
AO3:95_BUG

© 天生弱虫
Powered by LOFTER

一位不幸吃到橄榄的恶魔猎人

【巫师3】从此王子与公主……【帝狼】02

02


杰洛特用半天时间确定了自己在什么故事里。

“用力,用力呀!你这吓人的蠢货,用力拉!”肥圆的女孩儿大叫着,杰洛特深吸一口气,把她的束腰拉得更紧,但这也没法让她的曲线出现。

“别管她了!过来,给我戴上这条项链!”另一个高瘦的女孩儿命令道,她瘦的根本撑不起身上的裙子。

一位板着脸的夫人走进房间,她看到这混乱的场面立刻厉声嚷了起来:“都快点儿!你们还要去做头发呢,难道你们忘了理发师现在有多难约吗!”

好极了,杰洛特想,两个无理取闹的姐姐和一个刻薄的继母,而他自己是一个浑身是灰的小姑娘,还不如给他一个想毒死他的恶毒皇后。

在他的“姐姐们”都穿戴好后,继母像赶小鸡仔一样把...

终于搞完了!
克娘→亚瑟
尸尸→奥姆
全搞完合影时发现奥姆素体比亚瑟高【闭眼】
本没打算给穿一样衣服的,只是我当初手抖买了两套【叹息】
纹身画的我的白杆替我秃了,我落泪

【巫师3】从此王子与公主……【帝狼】01

01


在鲜花之中,公主安详地躺在水晶棺材里,她有着雪白的长发和白嫩的肌肤,脸颊还透着粉红,美丽的如此生动,就像只是在这午后小憩一般。

在矮人的哭泣声和鸟儿的啼哭声中,年轻英俊的王子用他有力的手臂推开棺材的盖板,他扶起公主还温暖着的身体,猛力拍击起她的后背。突然,公主吐出了一块东西,那正是狠心的后母看着她吃下的一口毒苹果。

吐出这险些要了她命的东西后,氧气重新涌进公主的肺中,她再次呼吸,缓缓地睁开眼,湖绿色的眼睛里满是懵懂与天真,同时充满了生机,她看到了拯救了她的黑发王子,娇嫩的唇瓣轻轻分开,流露出她的感激与爱慕:

“操你的,恩希尔。”

“不客气,猎魔人。”

被称为猎...

《监狱里的鬼魂》全本放出(包括补完部分)

已经完售很久啦,今天我终于记着放出了……

每分每秒都在忘记

度盘:https://pan.baidu.com/s/1Yv38EZ7eEgn8oGmVeQ36RQ

提取码:3sow

评论里也附一个

考完试玩娃娃
效率极差,小松鼠被我画的格外清纯耶
金龙真好看,我爱她,怪高画起也挺有趣的~美泰牛逼
后面还有好几个小崽子……【闭眼】
哦对了BJD50米全尺寸自由妆如何……【逐渐小声】

一个计划表

终于啊!快要考试了!考完就可以快乐了!

我现在觉得书上的东西一个字都没在我脑子里


那么计划如下【??】

娃娃:

1 给怪高酷姐们撸妆撸毛

2 给胶皮和六分撸妆撸毛

3 给老婆和女朋友换妆

4 如果体力还没空,给飞头们撸妆

5 接妆


游戏:


1 求求战网请您在我电脑里安家,我想玩魔兽,顺便守望推推车

2 希望能在发售日之前买入生化2重置,过年三光岂不美哉


文:


1 把巫师坑填了

2 开鬼泣坑

【以上两条该叫年度计划】


其他:


1 二刷海王!给我最大的厅!最贵的票!让我再叫DC一声爸爸!

2 理发【……】


大概就这些,待我完成后删

年度计划不算【……

真是可以的
就这么突然出现在我首页了,而且没有任何可以点叉的地方
看了看集市里究竟在卖什么,宽容些,卖印品啦手账本啦我也能理解
卖小零食,化妆刷,洁面仪,xx同款……??就专心搞一件事不好吗?
我用lof也算早吧,经历了它从一切都OK到r18不OK,发链接也可能不OK,甚至我写全年龄都不知道踩了哪个G点被不行,这个我都忍了,顶多骂骂见不得肉腥的审核,可毕竟这也不完全是lof的锅,如今的情况就是如此嘛,lof也是为了保命嘛
可这个?这个广告?那个集市?
这和求生有什么关系?这就只是为了赚钱了
哦,反正觉得大家骂两句也就忍了

一个划水写手的总结
自打ps被我不慎搞掉后再没安回来【过分懒惰】
节选那段……那篇我写的超——费力气……可能是我最多表达老哥在我心里什么样的吧
明年希望能把想写的都写出来,今年总是磕磕绊绊的,事情非常多啊
说来最满意的段落对我来说太难了啊我觉得我通篇找不出一段写的特别出彩,水准高于其他段落的地方啊!!
真实·划水

【DCEU】当你拥抱弟弟时他在想什么【Arthurm 海王兄弟 年上】

挫败感在奥姆心间翻涌,搅得他不得安生。他叹息着坐起身,面对又一次失眠的事实,这位深海的王族烦躁不堪,与凡人无异。被关进囚牢的这些天来他一直抗拒承认一件事,随着与母亲重逢的喜悦渐渐消退,这被他否认的念头愈发占据他的心,将他悄无声息地推向彻底的失败。

金发的王子心烦意乱,他闭紧双眼驱赶浮现与他眼前的回忆,当他感到平静些许后才睁开眼。

他看到的是牢房外金色的眼睛。

奥姆吓了一跳,甚至丢脸地叫了一声。

牢门被打开了,如今的七海之主鬼祟地钻了进来,身上不是国王的甲胄而是陆上低劣的织物。

“嗨,老弟。”亚瑟笑着说,他脏金色的头发被束在脑后盘成了团。

奥姆吸了口气,拧起了眉头,他从亚瑟身上闻到了...

1/37